Friday, August 25, 2006

西方哲学史简介(三)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出身于雅典中产之家的公民,在辩论之中度过了一生,并向青年们教授哲学,但不是象智者那样为了钱。他确实是受过审判,被判死刑,并于公元前399年就刑,年约七十岁。

苏格拉底是个爱辩论的人。他曾经说过:“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无所知。”他经常拉住他所能见到的人和他聊天,问问题让他回答,甚至连在工作中的奴隶也不放过。由于他的谈话很有启发性,因此有些人认为他的问题让人发狂,有些人则认为他是雅典最聪明的人。

苏格拉底是伦理学的鼻祖。他关心的是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义之类的事。由于苏格拉底从来不相信没有经过思考及没有办法证明的事情,因此也不相信有神明的存在。这引起了当政者及一些雅典公民的不满。最后,苏格拉底在三名雅典公民的指控下,被判侮辱雅典的神祗、引进特异的宗教及腐化年轻人的罪名,惩罚是喝毒汁而死。

柏拉图
柏拉图哲学中最重要的东西:第一,是他的乌托邦,它是一长串的乌托邦中最早的一个;第二,是他的理念论,它是要解决迄今仍未解决的共相问题的开山的尝试;第三,是他主张灵魂不朽的论证;第四,是他的宇宙起源论;第五,是他把知识看成是回忆而不是知觉的那种知识观。在这里,我们将集中讨论他的乌托邦和理念。

柏拉图一开始就认定公民应该分为三个阶级:普通人,兵士,和卫国者。只有最后的一种公民才能有政治权力。他们的人数比起另外的两个阶级来要少得多。一开头似乎他们是被立法者所选定的,此后则他们通常便是世袭的了;但是在例外的情况下也可以从低等阶级中提拔上来有希望的孩子,而在卫国者的孩子中遇有不能令人满意的孩子或青年时,也可以把他们降级。

柏拉图看来,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保证卫国者能够实现立法者的意图。他对于这一目的提出了各种建议,有教育方面的,有经济方面的,有生物方面的,也有宗教方面的。大体上柏拉图所探讨的仅限于卫国者,而卫国者是自成一个阶级的.第一桩事要考虑的,就是教育。教育分作两部分,即音乐与体育。它们每一种都具有比今天更广泛得多的意义:"音乐"是指属于文艺女神的领域之内的一切事物,而"体育"则指有关身体的训练与适应的一切事物。"音乐"差不多与我们所称的"文化"同样广泛,而"体育"则比我们所称的"运动"更要广泛。

从事文化是要使人成为绅士。在柏拉图的乌托邦里,贵族的统治是毫无掣肘的。威严、礼仪和勇敢似乎就是教育所要培养的主要品质。从最早的年岁起,对于青年所接触到的文学和允许他们能听到的音乐,就有着一种严格的检查制度。母亲和保姆只能向孩子们讲说官定的故事,也绝对不许有坏人幸福而好人不幸的故事;这对于柔弱的心灵可能有着最不幸的道德影响。因此,诗人在柏拉图的乌托邦中就应该是加以贬斥的了。

对于身体的训练是非常严厉的。除了烤鱼烤肉而外,谁都不许吃其他方法烹制的鱼和肉,而且既不许加任何作料,也不许吃任何点心。他说,按照他的食品养生的人绝不会需要医生。
 
青年人到达一定的年龄以前,是不许看到丑恶与罪恶的。但是到了适当的时候,就必须让他们去见识种种"诱惑"了;让他们看看恐怖的形象使他们不致于恐怖,也看看坏的享乐使之不致于诱惑他们的意志。唯有当他们经得住这些考验之后,才能认为他们适宜于作卫国者。男孩子们在长成以前应该看看战争,虽说他们不必亲自作战。

至于经济方面:柏拉图提出卫国者应该实行一种彻底的共产主义,并且兵士也应该实行,虽说这一点并不很明确。卫国者要有小房子和简单的食物;他们要象在军营里一样地生活,大家在一片吃饭;除了绝对必需的东西而外,他们不得有任何的私有财产。金和银都是被禁止的。他们虽然并不富有,但并没有任何应该不快乐的理由;城邦的目的是为了全体人民的好处,而不是为了一个阶级的幸福。财富和贫穷都是有害的,在柏拉图的城邦里两者都不存在。

此外,柏拉图还把人类的认知世界和真实世界分开。柏拉图认为人们所见到的世界都是不完美的。但在现象背后却有一个完美的理型世界。现实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根据这个理型世界创造出来的。就好象一只狗是根据“理型狗”所创造出来的,可是他却是假狗,因为他只是分得了“真狗(理型狗)的某些性质。那么是谁创造出这个理型世界呢?

亚里斯多德
亚里斯多德是亚力山大大帝(Alexandre The Great)的老师。他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哲学家。他的著作可分为四大部分:
第一部分著作是关于逻辑学的,如《范畴学》、《解释篇》、《前分析篇》、《后分析篇》、《辨谬篇》等,是关于如何思想的著作。
第二部分是有关自然科学的著作,如《物理学》、《论天》、《论宇宙》、《论睡眠》、《动物志》、《论植物》、《机械学》等。从名字便可以看出他的
研究领域包括物理学、天文学、生物学、植物学、动物学、机械等等。这些学科中的一大部分实际上就是亚里斯多德独创的!
第三部分是有关美学的,如《修辞术》、《论诗》等。
第四部分是哲学著作,包括《尼各马科伦理学》、《大伦理学》、《论善与恶》、《政治学》、《形而上学》等。

或许亚里斯多德是古今往来知识最丰富的人,但也是犯错最多的人。比如他的地心说就被伽力略(Galileo)所推翻了。无论如何,亚里斯多德的思想却影响了往后的欧洲思想史足足一千年。直到文艺复兴为止,都没有人对他的思想提出疑问。

亚里斯多德的众多成就中,逻辑学是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它使人们的思想从日常生活到学术研究都能做到严谨可靠、思路清晰。当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的三段论:

凡人都会死(大前提)。
苏格拉底是人(小前提)。
所以:苏格拉底会死(结论)。

亚里斯多德也主张人人都应该追求幸福。幸福只有通过实践“善”及美德才能获得。美德包括理性和远见,意即做事要理智,不可以冲动,而且要有远见,不能只顾眼前。但有了美德和善就有幸福了吗?亚里斯多德还认为幸福的人还必须要有友谊;和好朋友分享,可以使幸福倍增。

西方哲学史简介(二)

前苏格拉底哲学:

西方哲学起源于希腊。在苏格拉底三师徒出现前,希腊曾经出现过许多的哲学家,其中最重要的有泰勒斯(Thales)、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及德谟克里特(Democritus)

泰勒斯说万物是由水做成的。这会使初学者感到泄气的,因为初学者总是力图——虽说也许并不是很艰苦地——对哲学怀抱一种似乎为这门课程所应有的那种尊敬。然而我们却有足够的理由要推崇泰勒斯。泰勒斯以为水是原质,其他一切都是由水造成的;泰勒斯又提出大地是浮在水上的。泰勒斯说过磁石体内具有灵魂,因为它可以使铁移动;又说万物都充满了神。万物都是由水构成的,这种说法可以认为是科学的假说,而且绝不是愚蠢的假说。二十年以前,人们所接受的观点是:万物是由氢所构成的,水有三分之二是氢。希腊人是勇于大胆假设的,但至少米利都学派却是准备从经验上来考查这些假设的。他的科学和哲学都很粗糙,但却能激发思想与观察。

毕达哥拉斯
的思想可归纳为以下两点:
一、灵魂是永远不会死的。灵魂可以变成别的东西,而且这一切是周而复始
的。
二、万物都是数,是由数经过各式各样的形式构成的。

德谟克里特的观点极其有似于近代科学的观点,并且避免了大部分希腊的暝想所常犯的错误。他们相信万物都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在物理上——而不是在几何上——是不可分的;原子之间存在着虚空;原子是不可毁灭的;原子曾经永远是,而且将继续永远是,在运动着的。原子的数目是无限的,甚至于原子的种类也是无限的,不同只在于形状和大小。亚里士多德说过,按照原子论者的说法,原子在热度方面也是不同的,构成了火的球状原子是最热的;至于在重量方面,他引过德谟克里特的话:"任何不可分割的越占优势,则重量越大"。然而原子究竟有没有重量这个问题,在原子论派的理论里一直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

西方哲学史简介(一)

绪论:

何谓哲学?这是一个千古难解的问题。哲学是一门充满不确定性,却又对人类文明进步有着举足轻重的学问。虽然人们无法确切地说出什么是哲学,但哲学却有着一定的发展规律和内在特性。

哲学是一门“爱智”的学问。哲学家总是在不断地思考及探讨何谓人类生存的意义?人类和大自然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人类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世界是客观存在还是主观感受?“真善美”和“假恶丑”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社会伦理、社会制度等对人类那么重要?它真的重要吗?因此,哲学家的思考方式是批判性的、是反思性的。哲学不会给你答案,可是却会给你一片广袤的天空,启发你对人、事、物的多角性思考,让你的思想自由地翱翔!

哲学不是一门知识性的学问。掌握哲学知识,不代表你可以掌握哲学。哲学是一派思想,是一种思考方式。因此,学习哲学知识只是掌握哲学智慧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

哲学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伦理学(Ethics)、认识论(Epistemology)。形而上学关心的是宇宙万物的本质;伦理学研究的是道德伦理;而认识论人类是如何获得知识的:通过感性经验还是理性思考?

掌握哲学史,是掌握哲学的其中一项基本功。哲学史可分成两个大的体系:西方哲学史及东方哲学史。西方哲学史早期是以研究大自然为主,后来转变成以宗教为主的中世纪神学及以人为主的中世纪人文主义。因此在西方哲学体系中衍生出了许多的政治思想,有力地推动了文艺复兴的全面开展。东方哲学则强调天人合一的境界。中国哲学除了占支配地位的禅(释)、儒、道三家外,还包括了法家、墨家、名家、兵家、纵横家等。印度的主要哲学思想则表现在轮回学说上。

这篇文章只涵盖西方哲学史。

中国大学者王国维(1877-1927)写过一段很精彩的读书“三境界”议论。他提出:“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为第一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为第二境界;“众里寻它千白度,回头蓦见,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为第三境界。

第一境界是指登高望远,博览群书,获得丰富的知识,具有坚实的功底。第二境界是指刻苦钻研,超越对知识名称式的把握,达到对知识概念式的理解。第三境界则是指茅塞顿开,超越对“熟知”对熟知的因袭,达到对“真知”的洞见。研究任何知识,都要依次进入这三个境界。

我的短期出家(八)

后记

Thusanta,Sumeet及Pasana决定多留下寂静林一个星期,其他人则准备踏上回寂静园的路。

离开寂静林带心情是复杂的。有的人在为留下的三位同修默默祝福;有人因为自己无法抛开俗世留下来而懊恼;有人抱着走一步过一步的心态活在当下;也有人开始想着回到家里要做什么了。。。

在舍戒仪式时,那种气氛是蛮严肃的。经过十几天的出家生活,已经渐渐地爱上了这种生活。开照师父说,虽然我们没有机会长久出家,但也要好好珍惜这个短暂的因缘,因为这种因缘是非常难得及珍贵的。当师父把我们的袈裟一件一件地收回时,心里真的想用力收回来。从开始不懂穿袈裟而嫌袈裟麻烦,到今天对它的不舍,原来我们真的会渐渐喜欢上它的。。。

正如开照师父所说的,这一次短期出家将是我们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这十四天虽然很短,但最重要的是当过了十四天的出家人后,了解了出家的真实义,便能在还俗时更积极及正确地护持僧团了。这十四天的出家生活更让我们一洗对出家人的刻板印象,体会到原来出家生活可以是那么地活泼,但又不失庄严的! 

我的短期出家(七)

临别秋波

离开寂静林之前,师父们带领大家走访了森林及瀑布上游的地方。

出发到森林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大家都抱着好奇的心情和轻快的脚步前进;尤其是即将在森林独处的Praijna、Nibhaya和我,更是忐忑不安:森林会很危险吗?会很可怕吗?今晚要怎么过呢?

走过一段不短短山路后,我们终於到达了森林边缘。进入森林的那一刻,我们都被浓密的树林和各种奇怪的叫声吸引住了。里头的空气比外面闷,但却不会感觉热。由於林中有着许多隐藏的危险,大家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紧随大队。途中我们还遇到了一颗5人才能环抱的擎天大树,实在令人打开眼界。林里的蚂蚁也是特别大的!森林的世界,对我们而言是充满好奇和无法想象的。

走了三分之一的路后,见法师父发现随队的小刚掉队了,便要求回头找寻他;所幸小刚安然无恙。天色不早了,我们带着一丝的遗憾和满怀的法喜回到了帐篷。不久,雨便下起来了,而且越下越大,师父只好取消让我们最后三个沙弥到林中独处的计划。或许,我们的福报还不够吧。

隔天早晨,也是在寂静林的最后一天,法善师父带了我们去藏瀑布的源头。这是一段漫长的“河中漫步” ,因为我们必须一直沿着河水前进,不得“抄捷径”走上陆路。由於河中许多石头都长满了青苔,所以必需很小心地走,以免滑倒。有些石头则摇摇欲坠的,不小心踩到也会滑倒。更有甚者,一旦遇到急流无法从河里走过时,便得跳石头了。这很考我们的判断力和勇气,判断错误会滑倒,不够勇气便无法越过了。这段过程虽非千辛万苦,却也是让我们锻炼的好机会。

终於,走得像乌龟一样慢的我们到达了一个小湖,必须游泳才能过去。游泳小湖蛮深的,不懂游泳的人一边走着山路,一边望着涉水而过的“壮士” 们,替他们担心。时候不早了,我们便停止前进,在一处乱石堆中稍作休息。这里是人间仙境。无论是远眺前方的河流瀑布,还是俯瞰脚底下达小湖,都让人有一种气象万千、心旷神怡之感!

听师父说,我们只走了一半的路程而已,看来我们的确走得太慢了。修行其实就在我们的一步一步的脚印之中,在面对外境变化时内心所起到种种反应之中。无论是森林还是河流,这些回忆都将让我们回味无穷!܈

我的短期出家(六)

花絮:

正如开照师父说的,我们都是一些刚进入僧团的Baby,而且还是一些聪明、不单纯和有着一大堆意见的Baby。从我们在短期出家期间的一些生活小事件中,不难发现师父说出这番话的原因。

在寂静林时,开始几天大家都常面临一个问题--便秘。有的人是因为饮食不均衡而便秘;有的是因为不习惯林里生活而便秘;有人因为水分不足而便秘;更有人因为参观了临时厕所后迟迟不敢解放。。。后来法善师父知道了这件事后便向我们解释尿疗法的用处,并要便秘而又有勇气喝尿的人隔天清晨去找他。原本有几个“勇气可嘉” 的沙弥跃跃欲试,但隔天清晨地上因为下过大雨而非常滑湿,大家便想,等明天吧。结果明日复明日之下,大家的勇气也渐渐消失了,“喝尿大行动”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寂静林和寂静园里,我们每天都会上一到两堂课。师父们除了要尽心讲解课程外,还得尽力回答我们这些“问题Baby” 的提问和交流。由於大家都很投入,所以每每是师父解答我们问题用的时间比讲课的时间还多,而且还常常问得过了时间。由於参与这次短期出家的人都来自不同的年龄层,每个年龄层都有自己的烦恼,因此上课时的发问也成了一个彼此了解的管道。有时从在家人角度看是对的事情,在出家人看却是“不如法” 的,这就引起了我们和师父们讨论和争辩的空间。不过,却是这种思辩和讨论的方式使大家更了解出家的真实义,也让整个课程变得活泼起来了。

想家,是许多新学沙弥都会有的现象。有时是因为作务太累了,想念家里的床;有时是因为静坐时偶尔想到家里或公司的一些事情还没有解决而担心;有时是看到信众来布施时想起了自己的家室;有时则因为不习惯寺院了规律的生活而想念在家时可以不用那么早起床。甚至有人还会想念云吞面的味道,想念看报纸的乐趣,想念音乐和唱歌等等。这些都是难以避免的,却并非不能根除的。毕竟那么多年的习气,必须要有坚决的勇气和毅力,足够的智慧,加上僧团的彼此督促扶持,方能逐步根除。这次短期出家的因缘,也让我们体会到原来我们有那么多障碍着本身进步的习气需要纠正,个中的滋味也只能自己心神领会。

我的短期出家(五)

托钵惊魂记

托钵是僧团生活里的一个重要环节。托钵的用意是要让信众有一个亲近出家人的管道,也是一个让信众布施种福田的机会。因此,托钵必须抱着不计较食物多寡,美味与否的心态,接受任何的供养,欢喜地祝福所有布施的信众。传统的华人观念让我们觉得托钵与乞食无分别,但亲自体验托钵后,才知道托钵的含义远比单纯的乞食深刻得多!

寂静林的托钵比寂静园困难多了。第一天托钵是最难忘的,因为要赤脚走30分钟左右才到达镇上,还要挨家逐户去化缘。走了近两个小时后,许多人大脚都开始起泡、脱皮了,有的痛得走也走不动了,娇生惯养的我们更是吃不消。赤脚走在柏油路上,得忍受被尖石割伤、踏到滚烫路面、走过路面肮脏、被蚂蚁咬等等,这考验我们而言都是修行的考验。

托钵常常会让我们感动不已,因为在这种偏远的小镇,仍然会有人对三宝那么护持,布施原本已经不那么充裕的物品。更有许多护法成员不遗余力地为我们提食物、载送及向居民解释布施意义;我们要深深地感谢他们。没有这些护法成员,托钵将会面临很多的障碍。

托钵的另一大考验,是如何确保袈裟在“风驰电掣” 地步行那么远后仍然整齐不掉落!每次出发时大家总是衣冠齐整的,到达小镇后功力便分出高下了。师父们总是“袈裟依旧齐整” ,而我们之中功力高的还能维持“表面上” 的整齐,功力差的袈裟早已七零八落了。。。穿袈裟,其实也是在考验我们耐心、细心和毅力,一刻也不能松懈!

宁静的一刻---禅修-讲述师父们如何分享禅修经验,以及大家禅修时的经历。

出家以前,从未想过要在4点钟那么早起身,在冷风中静坐的。在寂静林,4点到7点钟是大家都非常期待的禅修时段。由於这里空气清新,没有蚊子的干扰,所以对静坐特别好。尤其是清晨万籁俱寂、满天星斗的那种感觉,让人感觉仿佛天地为之一宽!禅悦弥漫身心,凡俗的烦恼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在第二天的早晨,师父把我们从被窝中唤醒后,便引领大家到帐篷外静坐和行禅。天啊!这么冷的天气还要出来外面静坐,许多人都感觉吃不消。但想起师父常叮嘱我们不要太爱惜身体时,我们的勇气顿时增加,咬紧牙根去忍受冷风的吹袭了。渐渐地,习惯了这种天气后,冷不单不会妨碍我们修行,反而更助长了大伙儿的道心。

师父们每天都会轮流到大帐篷领导我们进行禅修,并在禅修后给予开示。每一位师父都有各自的风格:传观师父博学多闻;善思师父精灵敏锐;法善师父和蔼亲切;见法师父则软硬兼施。师父们不遗余力地分享过本身的禅修经验及克服“五盖” 的种种法门后,我们的修行路上也得到了不少的善知识指引。

禅修是我又期待又担忧的。有时候静坐时会很顺利,而且会觉得禅悦充盈,时间过得特别快。可是静坐不顺利时,就会一直想睡觉,才开始注意呼吸十多秒而言就要倒下了,连站着注意呼吸也好想睡。没有办法之下,只好依照师父们开示的种种法门去抗衡了。虽然其中过程很累很苦,但没一次战胜昏沉后的感觉却是很好的。即使有很小的进步,也让人特别高兴。

禅修,让我们静下心来,更直接地面对内心的种种变化,而由此意识到更为丰富的内心世界。随着禅修的深入,所能体会的佛法也就更为真实了。这是师父们所能给予我们最好的宝藏了!

我的短期出家(三)

作务时间到罗!

作务是寂静园林的生活中心之一,也是沙弥们的生活中心。寂静林的作务是由见法师父带领,时间是每天的三点到七点之间,作务内容分为:种菩提树、开荒、钉桌椅及建屋子。

师父们的其中一个愿,便是在寂静林的斜坡上种满上千颗菩提树,以让修行者可以修行无碍;而“沙弥种树大队”Yadiyya,Vajira,Thapija及Pasana则肩负着这个伟大的使命。虽然短短的几天时间没有办法种下太多的菩提树,但这一点一滴的贡献却是功德无量。

开荒先锋的工作是除草开路,好让“种树大队” 可以顺利通过杂草丛生的路面,也方便往后修行的人可以顺利走过。“开荒大队” 有Uthana,Praijna,Ogita及Nibhaya。当大家坐在舒适的桌子和椅子上时,不应该忘记曾经努力不懈为我们钉桌椅的Visuddhi和Rahula。建屋大队是由Thusanta,Upasana,Sumeet及Subadra组成,任务是建一座稳固的大礼堂,充作集会用途,以取代现有的临时大帐篷。

这样的作务持续了两天后,便有了变化。由於连续几天的午间大雨,帐篷周围已经积满了水;据说雨水还会继续准时“来访” ,原本便漏水的大帐篷更是雪上加霜了。为了不让情况继续恶劣,也为了让大家可以住得更安全,见法师父建议我们暂停手上的工作,一起建更多的“小Kuti” 。於是,第三天起,大家便开始了“拯救大帐篷” 行动。

大家分工合作,有的发挥建筑天分建“小Kuti” ,有的挖沟渠疏通雨水,有的则搬运河边的石头及竹片,在帐篷入口建洗脚处,防止帐篷进一步积水。这时大家才体会到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工作,如搬运木材,石头等工作,做起来却并不简单。除此以外,大家更要感谢Thusanta,Thapija,Subadra,Upasana 和Pasana等人冒着大风大雨爬上帐篷补洞,否则我们可要成落汤鸡了。

随着建Kuti的经验越来越多,Kuti也越建越多,而且越建越稳了。而且还是滴水不漏的呢!从搬运木材、钉屋顶、加工稳固到完成一间Kuti,大家都发挥了高度的合作精神,与风雨抗衡,与烈日抗衡。几天下来,每个人大头皮、右肩都开始变红、脱皮了。

大家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我们共搭了6间可容纳一人的小Kuti,及一间“贵宾型” 的单人Kuti。每个搬到到小Kuti住的沙弥都兴高采烈地布置自己的新居,而且各具特色,连开照师父看了也不禁会心一笑。在完成了贵宾Kuti后,有人建议当成大家午休的品茗小居(虽然没有茶可以品) ,有人建议当作会客厅,更有人马上就要搬进来睡了。大家纷纷议论要给它取个什么名字,於是“十四沙弥亭” 、“观法善思亭”( 取自4位师父的法名) 、 “见法小居” 等名字便涌出来了。结果,名字还没取好,这间Kuti已经成了四师兄Utthana的寝室。

每次作务时都觉得很惭愧,因为本身没有什么擅长的技能,也没有过人的体魄和矫健的身手。所以,我都会选择一些比较简单但吃力的工作如搬运木材、河流上的石头等。最难忘的是用割草机的经验。由於自己总是笨手笨脚的,所以拿起割草机后很怕会伤到别人,也怕会不小伤到自己,割的草也不是很整齐。作务之时,虽然很累,但我们都乐在其中。有时身体会投诉很累,但想起师父的教诲后,就会想:“我在钉多一下才休息” “多半一根木才停下吧” “多割几片草地吧” 。

几天的劳动下来,大家变得不再那么抵抗身体的劳累和伤痕了,这成了我们修行中的一大助缘。作务除了锻炼大家的体力外,更是考验我们的耐力、毅力和决心。修行是观照自身的最佳时刻,平时累积的怕累怕晒怕冷怕痛怕脏等心态,都会在作务时不知不觉地涌现,端看自己怎么去面对了。克服得了的,就该尽力一鼓作气去抗衡这些习气;克服不了的,也该暂缓一口气,再重整旗鼓从新再来。修行就是那么活泼,就是不断地和这种累世积累的习气抗衡,从不言弃,以期能够断除烦恼。

我的短期出家(四)

独处的一刻

独处,根据一般的解释,便是一个人生活;可是在出家人的眼里,独处却有着更深刻的意义。独处,不单是身段独处,更是心地独处。当心静下来时,独自一个人面对四周的宁静与孤寂,以及内心的恐惧、疑神疑鬼、不安等情绪时,才是独处修行的真实义。

听了师父们对独处意义的开示后,原本提心吊胆的我们都变得跃跃欲试独处的生活了。於是,师父们便安排三个独处的时段,每晚5个人离开大帐篷到远处过夜。我们既期待,又害怕,独处会是怎样的呢?

独处之时发生最有趣的莫过于这两件事。话说有一天清晨,“七师兄”Thapija起身后独自一人摸黑到河边梳洗时,听到了一些好像有人在说话的声音。Thapija当时吓呆了,便急急忙忙跑回来。过后上课时无意间提起了这件事,师父觉得很有趣,便要Thapija到河边独处了,Thapija心有余悸,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结果当他安全回来时,大家都很感兴趣地围着他问河边独处的经历。原来那不过事我们的恐惧之心和世俗的观念作祟而已。

有独处过多沙弥们都应该忘不了被善思师父“吓” 得经验吧!鬼马的善思师父在巡视独处沙弥时,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如声音、脚步、影子等试探沙弥们的反应,让许多本来已经疑神疑鬼的沙弥吓了一大跳!有人更是受不了惊吓而跑回来帐篷。不过,胆大的“三师兄” 不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反吓” 师父呢!

每个人的因缘都不一样,有些人成功地熬过了一夜回来;有的人无法长时间独处而半途回来;有的人更因为健康问题而无法成行。而Praijna、Nibhaya和我则因为当晚天气恶劣而无法到森林里独处。无论如何,独处的恐惧感、不安及有趣的故事,成了寂静林生活的一段精采插曲,也让参与其中的人成长不少。对於本身无法成行,只好寄望自己的福报会更好,下一次再来了。

我的短期出家(二)

亲爱的河流

河流,曾经是人类文明的母亲,孕育了许多文明的诞生。如今,我们又回到了旧违的母亲身旁。。。

与寂静林的河流第一次亲密,是在第一天到达后洗澡的时刻。当时已是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了,还得提防是否会在路上不小心踏到蛇。加上大家还是第一次穿着下裙洗澡,笨手笨脚的,有够狼狈了。清澈的河水带来的是寒彻骨的感受,深深地烙入了十四位沙弥的心坎里,仿佛把一整天地劳累都洗得干干净净。这种刻骨铭心的感觉,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

在寂靜林的七天里﹐我們的生活都離不開河流。想洗澡嗎﹖河流。想洗餐具﹖河流。中午想找一個陰涼的地方休息閱讀﹖河流。想喝水嗎﹖水也是河流抽的。每次和河流作親密的接觸時﹐都忍不住想吶喊﹕大自然太美妙了﹗每天午餐後和作務後﹐河裡的能量澡成了我們的最佳休息活動。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实在难以想象,原来自己也可以在河流中进行这些的日常活动,而且还乐趣无穷呢!

河中洗澡是种妙不可言的体验。躺在水中任由河水充满动感地流过身体的那种感觉,是世上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酷爱泡水的Nibhaya,有时还会泡得舍不得上岸去呢!还有一些人则会选择在石头上静坐或阅读。河水孱孱流过,打在石头上发出悦耳的声音,加上习习而飘的和风,时间仿佛也因此而停住了,世俗的烦恼更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大师兄” Yadiyya、“五师兄” Upasana和我最爱在这里渡过午休时间。

对甚少亲自洗衣服的人而言,洗袈裟也是一件“大工程” 。开始时不懂得要如何在河边洗,总是弄得手酸脚疼衣湿。后来法善师父教我们在途好肥皂后,学习古装戏里头的人,把袈裟拍在石头上,拍出里头的污垢。从此,洗袈裟便不再是件苦差了。

虽然河流带给我们许多乐趣,却也给了我们不少麻烦。由於竹林和河流一带有很多蛇出没,所以每次经过都得加倍小心。河中的石头很滑,一不小心便会跌到;上下河流是更有一些斜坡得小心应付。但这一切都无阻我们学佛的道心,也无阻我们对河流的热爱。这些生活细节,其实都是在锻炼我们的身心,让我们的心变得更谦卑,更勇敢面对修行中弹一切障碍!

我的短期出家(一)

2004年9月,我参加了加影寂静园林主办的男众短期出家体验营,为期两个星期。这个营共有14为参与者,我是第二小的。最小的有21岁,最大的60岁。

这个营会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在加影寂静园里学习僧伽的生活和礼仪,第二阶段则是进入彭亨州的寂静林(是个原始森林),去体验林修生活。这段游记后来刊登在寂静园林的活动报告册子里了。

寂静林

前言:

即将进入寂静林的心情是有点兴奋,又有点担忧的。毕竟,对许多在城市里长大或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而言,要适应森林里的生活还需要一些时间。随着普能师父和睿悦师父的细心教导后,大家对森林生活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后,也不再那么担心了。寂静林,我们来了!


最初的感觉/印象


进入寂静林有“水、陆、空” 三种方式。由於到达寂静林时已经不早了,所以我们选择通过水路和陆路进入。

投入大自然的感觉实在太棒了!浓密的树林,清澈见底的河流,清凉的竹
林,仿佛桃源仙境一般。这里除了两间师父住的KUTI外,还有临时厨房,临时厕所和临时为我们搭档帐篷。十四位沙弥带着充满憧憬的心情和略为疲惫的身体,跟着林里的师父们一起劳动把帐篷搭好,晚上总算有个栖息之处了。

这里的天气有点吃不消。太阳出来后酷热异常,太阳下山后又寒风阵阵。不过,正如师父们所说的,我们不要害怕寒冷和酷热的天气,不要太过疼爱我们的身体;当我们习惯了这里的天气后,就不会觉得怎样了。我们对三宝有信心,我们对师父有信心,不过天气多么难受,大家仍然欢喜地去接受它。这是寂静林修行的第一堂课,学会放下对身体感受的执着。

早晨寒冷的天气非常适合静坐;四周异常寂静的环境也很适合用功。每天早晨起身时,最享受的便是这种宁静,一种只有大自然才有的宁静,夹杂着鸟虫的叫声,仿佛众生在迎接一个美丽早晨的降临。。。